『荆汶霏』

[ERROR]

翻到了自己小学六年级画的。。。东西
[羞耻心爆炸x当场去世]

我 杀 我 自 己
淦淦淦好不容易提起精神但又丧起来了
去TM的抑郁症,我本来就是一坨狗屎不如的东西而已
这就是借口,明明什么事情都做不好(手动再见)

垂死病中惊坐起
建军贺图还没画
要问大奔为什么
……好吧编不下去了

又是一月新进度,劳资死都不更新

小小摸鱼,不足挂齿。
(我画不动了……两个号都要更……累啊QWQ)

【汶川地震】【原创小说】《殇》

『那根本不是你的错。』

我刚刚从大腿的余痛中缓过神,听见从更深的地底传来了哭喊声,要知道,可能种花家的其他兔都顾不上自己,更何况在这么深的地底,连声音都很难传出去,这么做无疑是自取灭亡。

『一定要活下去啊!』

我好不容易抽出被压住的耳朵,顾不上被灰尘弄脏的毛就尝试着挪动左腿,但是无论怎么挣扎,只有不断的疼痛刺激着我,在快放弃的时候,似乎起了一丝转机。余震让周围的砖瓦露出更大的的缝隙,就是现在!除了水泥块和其他的东西碰撞发出的巨响,几乎听不见其他声音,身边都在发生改变,更多的碎石和灰尘落到了头上,什么都看不清。刚刚才解放的左腿传来令我无法忍受的剧痛,又一次陷入了昏睡。

『醒醒……我们都希望你活着』

苏醒时,左腿似乎已经停止疼痛。我开始寻找能用的东西,但是在这黑暗中,又有什么东西能利用。无意中,似乎摸到了一个圆柱形的东西……毛茸茸的…还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……是…手!!!
我赶忙把那东西扔开,发现自己的指头上已经沾满了散发出恶臭的粘液。虽然有些嫌弃,但是顾不了那么多了,在确认周围没有东西的时候,决定朝着能通过的缝隙向上爬去。

『求求你了……别睡啊』

这通道够窄……我只能匍匐的小心挪动,一旦碰到了松垮的砖块和水泥板,不仅丢自己的命不成甚至还可能威胁到别人。但现在终于明白到底为什么头上总是会落下灰尘,是耳朵扫过砖瓦的时候顺便碰下了灰尘。可是没有办法,日子还是要过,耳朵还是要竖。

『坚持住!快!来人啊!!』

左腿的疤似乎磨裂了……是钻心的疼。终于,到了一处转角,而我也发现一处可以暂时休息的地方。虽然老师有讲过被埋时应保存体力,呆在原地等待救援,但完全不适应现在这种情况啊,在如此深的地底,几乎等不到任何人,要想活下去只能靠自己往上爬,直到放弃希望。很可笑啊,老天,为什么要让这场灾难发生在这呢,让我死就好了,为什么其他的人也要被夺去生命啊……
反倒让我这种人成为这场灾难的幸存者,然后再重复,让这些事情发生在其他人身上,真是不明白啊。

『你可是很重要的人!别放弃!』

【未完待续】

【汶川地震】【原创小说】 《殇》


『亲啊,你还记得吗……』

打从我记事起,见到的大部分都是分别的场景吧。就算遇见了到现在都认为很重要的人也不会感到一丝庆幸,还会反倒因为他们遇见了我而替他们感到悲哀。为了他们活着,是我存在且最好的理由了吧。

『你弄丢了星星……?』

是啊,星星。这毫无生机的砖瓦水泥下会给我透露出一丝星光吗,回答肯定是不吧。在黑暗的空间里,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。估计仅剩疼痛能带来我还活着的感觉。

『放心,一切都会好的。』

空气中弥漫着尘埃的味道,和隐隐约约散开的绝望混合在一起,倒是令人放弃活下去的好药方,要是在放到一个黑暗且非常寂静的地方,效果没准会更好?很不幸,我正是体验这药方的人,但我不是第一个,也绝不是最后一个。

『加油』

到了真正要做出生死抉择的时候,我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曾一度自杀未遂的我,居然也被求生本能给驱动了,开始尝试着脱离这个困境。

『种花家,需要你啊』

我是一只兔子呢,虽然满心想着要为国家和党做贡献,但是却不知怎么有了寻死的念头。那天下午,大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呆在教室里,哈,就是那个时候,突然周围都灰蒙蒙的了,只听见碎石互相碰撞的声音和同学们的尖叫。之后……就处在这黑暗之中了。

『你怎么了?不开心吗……』

…左…左脚好像被什么压到……还好痛。鼻子终于从尘埃中嗅到了其他味道——铁锈味。同时,我伸向左脚的手触摸到了黏糊糊的东西,这个可不是好兆头。
【未完待续】